高价捡漏之邓力群家族《流源邓氏》
http://sh.lcxw.cn 时间:2018-09-03 16:15:25来源: 古籍

  捡漏,在古玩行本来是指低价买了高价值的物件,花高价买物件那是“被捡漏”。手头上这部《流源邓氏五修族谱》是花高价捡来的漏,是为一奇。

  ”

  《流源邓氏五修族谱》是民国二十六年桂柏堂木活字本,不分卷十二册。“流源”在何地?湖南省郴州市桂东县流源乡,下面还有一个源流村。

  湖南郴州地区的家谱,却生得跟江西省遂川县一带的家谱一个模样。再加上那位谱友,以前只在江西活动,也只提供江西地区的家谱给我,使我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江西地区的家谱。而江西地区的家谱,相同的年份,相同的开本,市场价却要比湖南地区的家谱贵了三分之一。并不是湖南地区的家谱不好,所以价格偏低,而是湖南地区家谱存世量大,再加上市场开发得早,所以市场价格才一直保持了平稳,涨幅不大,如此而已。正因为先入为主,以为这部《流源邓氏》就是江西地区的家谱,所以也没仔细翻看,便以江西家谱而论价成交了。当后来发现这只是一部湖南地区的家谱时,已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认错谱籍,除了上面这个原因,还有纸张。大概因为两地相距不远,用纸也是相不多的。我叫不上这种纸的名称,反正就是那种黄里偏黑的土纸。这种纸张薄,韧性又好,蠹虫也不喜食,要是颜色能再偏白一些,那便是好纸了。最最关键的,是遂川地区的家谱开本小,而郴州地区的家谱一般都很大,而这部《流源邓氏》恰恰是部小开本,小到跟遂川地区家谱那样大小。郴州桂东地区虽然也有小开本家谱,以前却还真没发现过有这么小的。经验主义害死人。

  还有奇特的地方。这部《流源邓氏》是五针眼装。黄永年先生在《古籍版本学》中说:“线装是有一定规格的,一般只打四个孔,叫‘四针眼装’,厚一点的书有时在上下角各多打一个孔,叫‘六针眼装’。但多数藏书家不喜欢这种六针眼装,一般还多用四针眼装。至于五针眼和三针眼以下、六针眼以上,则绝对没有,不能乱来。”他的弟子、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辛德勇教授在《书林剩话·针眼》亦说:“朝鲜有五针眼装,也是学我们没学好走了样。五个针眼使古籍失去匀称感,并不好看。”又作补记说:“近日在故宫博物院编《两朝御览图书》上见到宫内藏清内府朱格写本《大清穆宗毅皇帝本纪》是订成五针眼装,这恐怕是太监不懂规矩乱来,不能视作常例。”

  偏偏《流源邓氏》就五针眼装了,而且装得很有规矩,似乎一点也没失去匀称感。

  《流源邓氏》有篇“汉明死难事略”,不著撰人,是这么说的:“今其第八世孙汉明,迺因意外仓卒之变,死于非命……于是迺有本年孟春,忽蒙家难事,县境当共产军窜过之后,余党流匪啸聚山泽,出没无常……是月下旬某夜有匪众三十余人突出扬华家,鸣枪威吓,闯卧室,赖华妻力抵之,不得入。汉明执手枪从门隙连射两发,匪稍却,华夫妇乃避匿左楼。汉明立中楼,当窗独力御之,举手枪三数发。而匪枪即随火光而射,汉明不能支,应声而仆,因殒命焉……汉明生于清宣统元年己酉七月初五日,死年二十有九……”

  又有“裔孙家骐谨识”的“五修族谱感言序附后”,说:“家骐列身军界,远足家乡……种族互竞生存,世界战氛剧烈,华风不竞,四邻环伺,凭轼东藩,沦于倭寇。环顾天山南北,几全赤化之区,娄兰未减,胡以家为。”

  “匪”、“赤化”等字眼随处可见,偏偏家族中却走出了一位共产党的高官,就是曾但任过中宣部部长的邓力群,前几天刚刚逝世,享年一百岁。邓力群还是这部家谱的“编修”之一。而担任本谱两位“纂修”之一的,是他的哥哥邓飞黄。邓飞黄虽官居高位,但清正廉洁。1948年,桂东县长夏三杰去拜访他时,他说:“为官要想办点事,首戒贪污。我不做生意,不建私房,不讨小老婆,不投资股票,对得起下面老百姓。”1949年参加了湖南和平起义,解放后,被委聘为湖南省人民军政委员会顾问,后任中南区军政委委员会参事室参事。

  家谱中“五修族谱捐款鸿名录”中,就有这样的记载:“倡修鸿钧、飞黄兄弟、泽英、仁山、青钱,以上五人各捐小洋四百元。”邓飞黄、邓力群的父亲邓藩城有七子一女,其中第五子邓焕年和第六子邓焕龙早殇,第七子邓焕修就是邓力群。这里提到的“飞黄兄弟”应是邓焕文(即邓飞黄)、邓焕彬、邓焕新、邓焕奎和邓焕修。关于邓焕修,家谱是这样记载的:“五子励群,原名声堦,北京大学肄业。民国四年乙卯十月二十一日亥时生。配赫氏,辽宁省人,高中毕业,民国七年戊午六月二十二日 时生。生子一,陕原。”

  虽然花了江西家谱的高价钿,而得到的却是湖南地区家谱,然后却是邓飞黄、邓力群家族的家谱,算不算捡漏?自然是捡到了大漏。

  据《中国家谱总目》载,广东中山图书馆亦藏此谱,著录为“1937年吕友堂刻本,十册”。这里有两个错误。首先,并非刻本,而是木活字本;其二,全本是十二册,而非十册,广东中山图书馆藏本应该是缺了其中的两册,至于缺了哪两册,《中国家谱总目》没有载明,我也不知道。

文章推荐

  今年73岁的杜新芳是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杜郎口镇人。退休后的他,爱上了电影收藏,…

  记者在王春发工作室看到青釉伎乐纹扁壶的修复前后对比图,一堆残存的碎片在修复后…

  “我会被判死刑吗?”7月23日凌晨,韩万里在河南郑州被警方抓获,这是他…

  本报讯 (记者王学思)8月21日,记者从文化和旅游部举行的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记者 肖永军  原标题:从满是题跋的《富春山居图》子明卷,看乾隆的艺术日记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