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一位美术教师的22封信——有关疫情下的教学访谈
http://sh.lcxw.cn 时间:2020-03-04 16:41:07来源:美术报

QQ截图20200304164427.jpg

  ■本报记者 黄俊娴

  一封来自于老师认真执笔的信,对于学生来说,往往是极有分量的。眼下,各大高校都已经抵达了原本要开学的日子。但是疫情的蔓延,使得高校不得不选择“停课不停学”。不能开学,但又想要给学生上课,于是老师们便想出了各种点子。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的副教授王犁,他的开学第一堂课,是给学生写了22封信。

  2月16日,王犁通过微信给绘本写作与实践课的同学们,布置了本学期第一篇作业。作业要求同学们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大学校园生活,创作一个绘本。他收齐了所有同学的脚本。读完之后,他便决定,给每一位同学认真写回信。其实,这不是王犁第一次给学生写信了。很多年前,他就有给学生写信的习惯。他《忍不住的表达》一书中就收录了十多篇他给学生的回信。师生之间,纸短情长,这一次也是亦师亦友般记录了这个特殊时期的教学现状。

  记者:您为什么喜欢以书信的方式和学生交流?

  王犁:非常时期没有办法,实在没有招的时候,最笨的办法也是一招。2月17日前的一周,学院教学主管部门就频繁给开学就有课的教师各种指令,要求我们提交可行的方案来面对疫情中“停课不停学”的课程,我选择了日常的微信和写信的方式。

  记者:在您的学生时代,印象最深的一封信是谁写给您的?

  王犁:往常元宵前后是各大美术院校的校考,今年因为特殊的原因,校考什么时候举行还不知道。像我这样以往的老考生,一直记得考学阶段因为书信获得的温暖。1991年,我向中央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当然还有我现在工作的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投寄了报考作业,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系的李永文老师,给我写过一封简短的信,欢迎我去参加专业考试,一个考了好几年考不上的老考生,收到这样一封信的心情可想而知。近几年虽然去天津参加过很多次学术活动,也认识很多天津美术学院的同行,还没有机会当面向李永文老师说声谢谢!在我成长的年龄与学画的年代,通信是一种普遍的方式,我现在还收藏着我的老师刘涌先生,每个月收到我的速写后批改的回信,是他让我把人物画创作成为后来终生追求的专业。

  记者:您最希望教授给学生什么?在学生的回信中对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王犁:本科教学是通过各种专业的学习,培养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人的完善或叫公民教育在我们国家的本科教育阶段,总是有这个说法,但在更为细化的学科学习中,消解得没有这个实质。每一个同学在学习中追求专业上的优秀,把快乐的理解和生命的意义,捆绑在第一名的概念里,事实上第一名只有一个,但大部分人应该获得快乐和幸福。这种单一目标的成功诉求,往往会遮蔽更多不一定是“第一名”的大多数人,其实教育应该让大多数人有幸福的机会。该怎么理解人之为人的意义,艺术教育更没有标准答案,但需要一个建立在自己认知之上的选择。书信已经不是现在的同学们常用的方式,但他们善于在电脑、手机屏幕前跟他人交流,现实课堂中还是老师讲的多,同学们低头在画画,很高兴这次各自在家的教学,因为书信调动了积极性,在微信群里同学们表达很活跃。

  记者:您最理想的师生关系是什么样的?

  王犁:对于大学的师生关系来说,课堂上是师生,课外是朋友,朋友就得相互平等的交流,相互了解,就像我们在大马路上见到一个愿意交往的人,沟通从问“你是哪里人”开始,相对熟悉一点会问“你吃过了吗”?相互间有一个起码的了解。现在的教学遗憾就是与同学相处的时间太少,一个班级上两三周课,才熟悉并叫全名字,隔几周又去上另一个班级。我也想过为什么扩招前的美院没有这些问题,因为学院就几百号人,系主任面对全系的学生人数相当于现在两个班级,哪个班上同学失恋,哪个班上同学抽烟,不要说任课老师知道,连系主任隔几天也知道了。当然不可能回到原来的教学环境,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教育困境,但将心比心还是要回到人。我经常给自己的学生说,本科期间一定要把老师混成朋友,至少有一个起码的熟悉程度,毕业以后慢慢成为学术伙伴,未来几年在国内和国际论坛交锋中或画展上还有原来的你,这就是让我欣慰而感到成功的教学。

  记者:接下来的课程里您还将以什么形式给宅家的学生上课?

  王犁:开学第一个单元三周“绘本写作与实践课”,不像其他课程需要模特,勉强可以在家完成,但大学本科学习,课堂教学只是一部分,校园的同学交往、图书馆的阅览、讲座的选择等,那不是宅家就可以替代的,我们要明确宅家是没办法,在没办法的前提下,我们努力做得更好一点。比如利用这个机会,跟家人的交往,是不是还像中学那么任性,能装得像大人一样,可以哄他们开心吗?

  记者:“线上教育”应该是高等教育未来的发展方向,您怎么看?

  王犁:这次危机让网课快速成为普遍的可能,假如利用这个机会使网课更为完善,让边缘地区的同学们利用网课听到名校教师的声音肯定是一件好事,假如放大某件迫不得已而为之的事的好处,其实也是我们社会常犯的常识性错误。本科教学本身就是为未来进入社会后,养成终生自我教育习惯的关键阶段,但在自学习惯还没养成的前提下,你让大多数同学面对一个姑且认为讲得很棒的视频,其优点和缺点可想而知。

  记者:你是否可以谈谈在中国美术学院十几年来的教学经验?

  王犁:在中国美术学院当老师很占学生的便宜,因为中国美术学院拥有优质的生源,在教学中稍有良性的启发和管理,他们原来就具备的素质和学习能力,在这美好的校园里发挥出来,我一直以他们为荣。

文章推荐

  倡 议书  ---疫情就是命令,创作也是力量,聊城市女书画家协会在行动。  新型…

  ■本报记者 俞越 庄燕琳 王簃轩  编者按: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农历己亥…

  本报济南讯 蔡树农 2019年,可以说是一个“大考”年,第十三届全国美…

  这是10月22日在“证古泽今——甲骨文文化展”上拍摄的展品。…

  原标题:警惕文物鉴定诈骗 文玩鉴定藏猫腻 虚假鉴定骗钱财  有不少人喜欢收藏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