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进校园”全覆盖了,离找到“小传人”还有多远?
http://sh.lcxw.cn 时间:2018-01-12 08:40:50来源:上海观察

  活动现场

  在上海,几乎每所中小学都形成了各自的特色“非遗”传习项目。作为非遗传承保护的实践之一,通过文教结合方式开展的“非遗进校园”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海派面塑、灯彩、上海剪纸等非遗项目被纷纷送入课堂,以期培养非遗“小传承人”。

  经过数年的推行,不少区县已经实现了“非遗进校园”全覆盖,且每个学校都有“一校一品”的传习项目。比如,杨氏太极、形意拳等十余个项目进入华理学区各个学校进行长期传承,华理附中还在校内建立了扎染项目传习基地;嘉定外冈小学、浦东联营小学、清华中学每周有一堂由“何氏灯彩”第三代传人何伟福所开设的灯彩制作课程……在课堂上遇见古老而又传统的文化遗产,似乎变得“轻而易举”。

  非遗的传承保护,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当教育资源向非遗技艺倾斜之后,历经千百年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否真的能在校园中找到传承人?非遗进校园,能为非遗的保护和传承提供什么样的借鉴?

  拓宽非遗普及面

  2017年12月29日,以“非遗进校园”为主题的游园活动在华理附小举行。从一楼到三楼,每个教室都挤满了学生。值得一提的是,进行现场教学的除了面塑、剪纸、灯彩、杨氏太极的非遗传承人,还有来自梅园中学、华理附中的“小传人”。“华理学区作为徐汇非遗进校园的领头羊,在2016年就率先实现了非遗进校园的全覆盖。各学校涌现出了一批非遗‘小传人’,‘小传人’现场当‘小老师’,将自己的所学教授给弟弟妹妹们,让非遗的文脉一代代传承下去。”徐汇区非遗办负责人金志红说。

  徐汇区有76所中小学,自2008年起开展“非遗进校园”,是全市最先实现“非遗进校园”全覆盖的区县之一。在引入非遗课程进行长期校内传承的同时,徐汇区还先后邀请“评弹”“江南丝竹”“庆阳唢呐”“宁夏口弦”“新疆弹布尔”等多个项目进校园演出,给学生提供短期非遗体验。截至去年年底,“非遗进校园”所涉及的非遗项目共32个,参与手工体验、技艺传承的学生人数达到3000余人,参加非遗赏析活动的学生人数达到万余人次。

  “非遗的传承保护,首先要让大家熟悉非遗、了解非遗。”金志红认为,“非遗进校园”能极大地拓宽非遗的普及面,在孩子们心中种下非遗的种子,“他们很可能就是未来的非遗传承人。”田秉渊是徐汇区非遗项目“杨氏(田传)太极拳”的传承人,自2016年以来在华理附中传授太极拳,“几年下来,在学生中遇见了好几个好苗子。”每一堂非遗课,每一次非遗展示,润物细无声,为寻找到“小传承人”创造了可能性。

  在培养小传承人的同时,“非遗进校园”更延续了非遗的生命力。徐汇区非遗办工作人员丁辉告诉记者,在非遗没有受到足够重视之前,由于只依赖手艺无法糊口,不少传承人都改行做了其他工作;随着“非遗进校园”的逐步铺开,不少传承人闻讯后毛遂自荐,又重新拿起了家传手艺。徐汇区级非遗项目“面塑”的传承人李国庆就是其中一员。李国庆是面点师,每天都与糕点打交道,而他的父亲曾是沪上知名的面塑艺人,人称“面人阿三”。他继承了祖传的菏泽面塑,担心手艺失传,一直利用工作之余创作面塑作品,“2016年才出来活动,在华理附小等学校上课,传承非遗现在成为我的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金志红说:“社会上越重视非遗,传承人感受到自己被认可,他们也就越重视非遗传承。”

  生产性保护培育“生源”

  每一项非遗技艺,因为经受了时间的反复捶打与磨砺,才香气袭人。而非遗的传承,最需要的是“时间”,最缺的也是“时间”。

  上海市聋哑青年技术学校是海派黄杨木雕的传承基地。这项历史悠久的地方传统木雕艺术,注重以凝练刀法、立体的方式创造形神兼备的作品,有“木中象牙”之誉。由于木雕工艺精细,对学生的要求很高,掌握全部的雕刻技艺需要漫长的时间。而学生在校时间通常只有四五年,没有足够的时间“吃”透这门手艺;等到升入毕业班后,面临就业压力,继续学习黄杨木雕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一位从事非遗工作的工作人员感慨,数年前,聋哑青年技术学校曾出现过一个“好苗子”,喜欢黄杨木雕,也能静下心来雕刻,“但受市场环境影响,‘未出师’前,要有一段磨合期。他因为毕业后没办法通过这个糊口,只能放弃了木雕。最后成为了一名厨师。”这成为该工作人员心目中的一大憾事。

  这是非遗保护急需解决的问题。不少非遗传承人都曾表示,学习手工艺需要天分;有了天分,更需要日复一日的积累,才能出师并独当一面。“神剪”王子淦之子、王氏海派剪纸传承人王建中是“半路出家”的剪纸传人,刚开始学剪纸时,他每天晚饭后钻进书房,苦练刀工,并暗自下决心,刀工未成时,不告诉任何人自己在学剪纸,如此过了“默默无闻”的十来年。十年磨一剑,足见非遗传承之艰辛。

  在龙凤旗袍非遗项目负责人陶尧康看来,“生产性保护”或许可以解决目前所存在的问题。上海是旗袍的发祥地,这种将女性体态曲线勾勒地淋漓尽致的服饰,一度是“时尚”的代名词。龙凤旗袍位于南京西路与陕西北路的交界处,距离此处不远的江宁路958号4楼,既是龙凤旗袍的制作车间,也是非遗技艺的传习所。2011年6月,上海龙凤中式服装与上海逸夫职校合作办学,“龙凤”传人亲赴学校传艺授能。并且,龙凤旗袍还是逸夫职校应届毕业生的实习基地,每年都有毕业生来到传习所,由传承人和老师傅“手把手”教学。“好几位学生毕业后就留下来了,大大降低了车间的平均年龄。”陶尧康说,“非遗进校园”打通了传承渠道,龙凤传承队伍不愁“生源”了,“实习基地的设立,又为学生的职业生涯提供了保障。”

  非遗创新适应市场

  在传承的同时,不少非遗项目也在谋求自身的创新转型,以更适应当下市场的需求。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海“面人赵”第三代传承人陈凯峰是上海市北郊学校的美术老师,学校成为他传承海派面塑的阵地。在非遗传承史上,家族式传承总能够演绎出最多的传奇故事。这个面塑家庭自然不例外。从外公赵阔明、母亲赵艳林,到外孙陈凯峰,三代人只认准了“捏面人”这一个行当。

  “相对来说,家族式传承是比较容易的,因为从小家庭环境耳濡目染。但我已经是少见的第三代传承人了,许多非遗找不到传人,就断在第三代。”对于“非遗进校园”,陈凯峰乐见其成,“我外公、母亲都在少年宫教了几十年,培养的徒子徒孙不计其数,‘面人赵’的特点就是不保守,大家都能来学。”不过,对于课堂授课是否留住了学生,他并不那么乐观,“我是专职教师,这些年看到的现象是,学生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跟着学很长时间的非常少。家长更愿意让小孩学音乐、舞蹈、绘画,不愿意让小孩学面塑,靠教学很难走通。”

  陈凯峰认为,只有从源头上对面塑进行创新,让孩子们觉得面塑很可爱,他们才会愿意去学;只有当面塑符合市场需求时,才会有人依靠面塑创业、糊口,面塑才不至于断了传承。在面塑人物的创新上,他借鉴日本动漫文化,制作“Q版”京剧娃娃、经典卡通形象等,“做的面人都很‘卡哇伊’,动漫文化有好的地方,它能吸引到孩子们,我要学习如何让面塑更符合当下的审美。”此外,他也想回到面塑文化的起点——俗称“江米人”的面塑,一度被用作供品,有食用功能。“翻糖的材料很接近面塑,可塑性强,面塑可以学习翻糖,会制作翻糖的从业者也可以来学习面塑。”陈凯峰说,未来以面塑为主的创业,可以与翻糖结合,外观精美,且有食用价值,“解决了谋生问题,也就解决了非遗传承的一大困难。”

  每一项饱受赞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其十八般武艺,非一朝一夕就能掌握。在“非遗进校园”全面铺开,仅仅是个美好的开始,对非遗的传承与保护来说,依旧任重而道远。

文章推荐

  花几分钱买颗糖是不少70、80后小时候的记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硬分币很快便退出…

  12月26日上午,全市政协系统迎新春书画展开展。市政协主席张旋宇,市政协副主席王…

邱保贵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学术型硕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央视《国家宝藏》成了近期不少人的“下饭综艺”。这档大型文博探索节目…

  随着国内古钱币收藏队伍的日益壮大,笔者发现,目前在国内古钱币收藏活动中,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