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高晔跨年作品展选登
http://sh.lcxw.cn 时间:2018-01-09 08:49:10来源:美术报

  画竹秀逸,画兰雅致……不期而遇,美在其中——12月31日,著名画家高晔的“一枝独秀”跨年作品展,在冬日的风霜雪雨中摇曳生姿。

  那片竹,俊秀之致

  延安路上,金彩画廊,人来人往。

  漫步展厅,你会发现,其画,以幽兰、墨竹为多。高晔以充满灵韵的清气写兰,以承载理想的慧心画竹,将灵韵与慧心注入笔墨线条。她笔下之兰竹,与自然之兰竹遥相呼应,使观者闻幽香而知蕙兰同在,感劲风而觉修竹,形神兼备、清气逼人。

  放眼窗外,草是冬枯,竹偏要冬生,似乎又有一点意气用事,所以“竹”字,从倒“草”。总之,与兰的雅淡不同,竹有着激烈的情绪倾向与强烈的精神支撑。

  世人皆知,竹入画,约始于唐。明皇、摩诘、吴道子皆喜画竹。至五代,李夫人创墨竹法,传其夜坐床头、见竹影婆娑映于窗上、乃循窗纸摹写而创此法。及宋,东坡弃前双勾着色法,枝干、叶均以水墨画,深墨为面,淡墨为背。文湖州时益兴,史称“湖州竹派”,后延元明清时代,夏昶、吴镇、柯九思、郑板桥等名家辈出,蔚为盛事。

  常常是,月光下,竹影婆娑,叶片飒飒作响;水池边,疏影斜横,水波粼粼映着点点花瓣。这是江南常见的小景,多么清雅宜人,沁人肺腑。正是由于人们的喜爱,自唐宋以来,特别是元代,中国画坛盛行以竹为主题的竹画。在传统中国画中,竹画有两种方式:一为设色竹子,属花鸟画;二为墨竹画,以墨竹为主,偶尔点缀一些朱竹。到了今天,仍有很多画家尝试用新的绘画语言来描绘这一古老题材。

  那么,高晔的竹,又该怎样画?

  所幸的是,吴山明与高晔是当代画坛上的伉俪画家。吴山明鼓励夫人“用熟宣纸画宿墨”,使她进入另外一种状态——恰恰就在精气神上给予了充分的理解。

  比如,眼前画面上的两竿竹,如青松屹立于平原。其枝,穿插有序;其叶,清秀飘逸;其形,秀外而慧中;其影,顾盼而生辉。作品用笔张弛有度,竹节透明圆润、富有质感,疏密大小、远近浓淡对比恰到好处,枝叶聚散穿插,如竹之旋舞,给人以和谐生动之感。

  观其枝,或鹿角枝,或鱼骨枝,或鹊爪枝,尽其爽利使之劲疾,竹枝的清瘦棘然的辣味,便活脱脱写在了纸上。

  观其叶,焦墨渴笔,中锋斜刺,上挑、下拨,由臂至腕至指,三力同发,一叶叶如刀矛交错跌出,风声飒然。

  观其竿,墨分浓淡,卧笔上行,渐走渐远,一竿竿大竹便拔地而起。明暗中透视出光影,浓淡中显示其质感。

  那么坚挺,那么清亮。无论高晔画的风中之竹,雨后修篁,还是叶叶秋声……人们都能体味到许多款识中的言外之意。其中有这么一段一根竹竿撑起千枝万叶,恰是中流砥柱一般,让画面归为中正,微风吹来,垂枝大有蓄势反弹之势。

  这是竹,也是人的品格;这是竹,也是生活的感慨;这是竹,也是理想的承载。

  那株兰,劲美之极

  兰,开在山石背后,在危岩之间,在人烟罕至之处;

  兰,是柔姿弱质,冰心独抱,绝代清幽,且亲且敬;

  兰,于不事喧哗的静穆中,得遇雅致,走进幽香……

  兰心慧质,优雅高洁——高晔莳兰,显然在娴熟的技法之外,更重静心、脱尘、亲和。笔墨之间,屏声敛息。竭尽可能地让自己笔下的兰,生长于远离人间烟火的清虚之境。

  于是,她的兰花生得恬淡自在,活得婀娜适意,长得柔荑而茁壮,香得淡雅却能经久。虽花开数朵,然风中摇曳,竟各有千秋。

  看那叶,浓墨饱满,施水充盈,因厚而流长,一波数折中见抑扬顿挫,在飘飘举举中张扬自我,在温柔时抒写出个性的自在。

  看那花,饱水淡墨,笔端略浓。轻敷曼点时又如火中取粟,即放即收,亦徐亦疾。一瓣瓣毛茸茸、怯生生,稚嫩之极。

  看那根。或淡或浓,有断有续,是根是须是茎,疏则遒劲,密则蓬乱如蚕蛹耸动。她礼赞朴茂,感慨的还是自然。

  你可发现?往昔写兰者,少有写根。而魅力往往在于鲜有人知的地方。诚如吴山明在题款中所写:“兰根之美甚于花叶,兰根滋养而成兰之美,然根之不露,高晔知其美而写之。”郑重其事地写根,或许是女画家特有的敏感,显然也是她对大自然最根本的体认与尊重。

  宋人认为:“挺挺花卉中,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唯兰独并有之。兰,君子也。”自古,君子以兰自居。兰花这种植物虽花香不如桂花等,但一丝幽幽清香总能沁入文人雅士的心脾,象征着君子以一种清雅的德行,感染着周边的人与事物。

  那么,善写兰者,亦当为韵人。

  高晔,生长在浙江的青田山区,自幼与翠竹兰草为伴,与花儿相语,练就她既坚强又柔和的个人性格。她的机缘极好,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木版水印的时候,包括著名花鸟画家卢坤峰在内的教授们对她进行了技法和学术上的指点。“要有厚度,没有捷径,不能轻浮。”卢坤峰的笔墨对高晔莫大启迪,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勤学苦练,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个性绘画语言。

  不是吗?高晔的兰,似乎并不专师一家、一法,所心仪手习者,以明清文人画为主干;并世名家,凡法有专擅,意有独到者,亦每以为范,蓄之于胸,融之于心,传之于手,通过纸笔而汩汩泻出,自然清朗,磊落真率。

  中国绘画艺术历史悠长,国人喜爱兰花也由来已久,而欣赏国画中之兰,更是人们追求文化,享受美感,崇尚品位的雅好。毕竟,画中之兰,尤其是中国文人画中的兰花,附着了太多的中国文化的信息,渗透着东方古典哲学的精神内涵。

  “那么,我的画是否值得人们品味呢?”高晔总以出世的清气写兰,以入世的情感画竹,无论调整到哪一种境界,都是将自己的灵性与慧心注入笔墨线条,在旋律和节奏中寻找美的共在。

文章推荐

  12月26日上午,全市政协系统迎新春书画展开展。市政协主席张旋宇,市政协副主席王…

邱保贵  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学术型硕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央视《国家宝藏》成了近期不少人的“下饭综艺”。这档大型文博探索节目…

  随着国内古钱币收藏队伍的日益壮大,笔者发现,目前在国内古钱币收藏活动中,存在…

  关山月1972年作 天池飞瀑 立轴 设色纸本RMB  16,330,000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