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泼 瑞气千条——记水城书法家白咸瑞老师

  水城书画界大伽我最先记住的是白咸瑞老师,因他祥云缭绕的名字,更因他葳蕤生光的字体。

QQ截图20161227085628.jpg

  记得初次瞻仰白老师的墨宝,是一幅隶书楹联,焚香展读,第一感觉颇像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见到的似宝钗又似黛玉的仙子——兼美,既雍容端庄又灵动飞扬,兼有碑刻与简牍之美,而且结体与笔画的丰润有力,又隐隐透出颜楷的影子。

QQ截图20161227085715.jpg

  后来请教白老师,果然他说早年临过《曹全》、《乙瑛》、《张迁》等汉隶碑刻和《居延汉简》,以及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祭侄文稿》等楷、行名帖,可谓博采众长,加上他的勤奋与颖悟,挥翰临池几十载,终于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白氏风格,兼收并蓄,有容乃大。

QQ截图20161227085758.jpg

QQ截图20161227085814.jpg

QQ截图20161227085834.jpg

  有方家教导:书法是用极简的笔墨、精粹的线条,去表现对万物的情思,用线条的起伏、粗细、轻重、曲直、刚柔、干湿、光润等不同变化去传达作者的精神人格,学书法应“兼撮众法”、“喜新不厌旧”。白老师正是这样源于传统又不断创新,时刻保持着对波磔点划的激情,对各种书体的好奇心。

  他学魏碑,因势赋形,不受拘束,笔法跳越,兴趣酣足。这种率真烂漫犹如湘云烤鹿肉——“是真名士自风流也”,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QQ截图20161227085917.jpg

  有段时间白老师迷上了金农的漆书,渴笔八分,破圆为方,棱角分明,墨色乌亮,实在是黑——我对书法本是外行,眼低手低,尚不能欣赏冬心先生,想来练书习字图大雅,非得达到白老师这样的境界,自然就会求拙为妍,返璞归真。

QQ截图20161227085935.jpg

  郑板桥赞金农漆书:“乱发团成字,深山凿成诗,不须论骨髓,谁能学其皮。” 白老师学金农绝非只效其皮毛,更不是囫囵吞枣,而是有选择地与自己的风格融合,譬如金农体字形头重脚轻,笔划横划粗重而竖划纤细,白老师并不拘泥于表面的形似,而是直取气韵,得其浑厚高古的金石趣味。

  兴之所至,白老师也写写小篆,观其笔墨,婉而通,润而苍,章法有度,气息流畅,浩浩然、绵绵然,尽显雄浑古朴、刚健婀娜之姿。

  白老师勤勉,每天闻鸡起“舞 ”——舞文弄墨,自嘲曰“每日一泼,恶习难改”,自号“泼夫”。我曾玩笑说,小女子也有一号,与白老师仅一字之差——“泼妇”......咋就天壤之别呢?

  常常,我睡眼惺忪摸手机点开微信,我们同在的水城墨韵群里早有“ 泼夫”先生的墨色淋漓。而彼时白老师已御览过昨日信息和早间新闻,潇潇洒洒户外骑行去了。

QQ截图20161227085947.jpg

QQ截图20161227085958.jpg

QQ截图20161227090010.jpg

QQ截图20161227090027.jpg

  登黄鹤楼,读赤壁赋,磨青铁砚,歌白云诗......白老师用他数学高材生的头脑、浪漫主义文人的情怀,把自己的小日子安排得风生水起、活色生香,就像他的圆形构图一样饱满,诗情画意、琴韵书声,周而复始,天天向上。

  白老师交游广阔,善饮、善谈,课余常约三五好友小酌,万丈红尘三杯酒,下肚,便开始妙语连珠,一口标准的聊城普通话,时时让人莞尔,或捧腹。但不管灯怎样红酒如何绿,白老师坚守着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不待夫人声声唤,步履翩翩回家去。

  更多的课余是被邀去各地笔会,白老师粉丝众多,无论黄发垂髫、才子佳人、还是书画界各派掌门和群主,都以能请到“白大叔”“咸瑞兄”为荣,开发区各学校的学生字帖是白老师亲自编写的,东阿、梁山、高唐......等书画之乡常有他挥毫献艺的影像,在高唐画院,白老师曾不辞辛劳,为当地一个患白血病的男孩留墨募捐,筹集善款,高唐籍的老画家孙大石先生在世时盛赞白老师侠骨柔肠、剑胆琴心。

QQ截图20161227090043.jpg

QQ截图20161227090101.jpg

  纵然自带光环熠熠生辉,白老师从不摆谱作态,依然是敦厚温和的笑容,有求字者,不论贵贱,依然是倾情一泼,笔酣墨饱;依然每天第一个去群里晒字,发一个神采奕奕的骑车动态图,问大家早上好。另一位鸡鸣即起的书法家——群主姜聖军老师总要回应一句“都好都好”,我潜水偷笑——“都好都好”,翻译成文言就是“咸瑞咸瑞”吧。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愿“泼夫”白老师感染到更多的人,让水城翰墨飘香,瑞气千条。

  水墨兰亭-李志辉